第十一节

“不错,我的条件很简单,我知道严静喧是你们王室内定的驸马,但是,紊儿喜欢严静喧,所以,我要朝廷赐婚于我师妹和严静喧,还有,我要严静喧先和紊儿表示。”

本就冷清的气氛因为这个条件更加死寂。

“这条件是紊儿提出的吗?”静喧问道。

“不是,但严静喧,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敢说紊儿对你的情,你一点都不知道?不管紊儿是玉家少爷也好,白鹤绣坊坊主也罢,她都不会掺合这种事,她为了你,不惜差点与我反目也要护着你。难道你自己就不会有一点感恩吗!”苏易义正严辞。

“紊儿有成人之美,她知道我对絮语的心意,她不会这么不讲理的。”

“严静喧,你不要把紊儿想得那么高尚那么坚强,她不说,我必须替她说!”

“紊儿知道我不喜欢她,她也不会同意的。”

“所以我才要你先和她表示,加上这段时间你无微不至的照顾,足够了。”

“苏兄,你非得这样吗,他们也许不会幸福呢?”玉龙说道。

“国主,我知道,严絮语的仙逸派才是你正真犹豫的原因吧。不过现在,我才是武林盟主!”

“苏兄,你要我取消让絮语和严兄的婚约,可以,但你要本王强人所难,逼严兄娶紊儿,这没有可能,本王这也是在为紊儿姑娘考虑。”

“国主,您这是想失信于天下吗!”苏易说道。

“苏易,本王宁可失信于天下,甚至失去天下,但本王也不会为了一己私利,违背做人的原则。”

紊儿房内,紊儿反复思考苏易临走前说的那句“放心”。师兄倒底要干什么?紊儿心中越想越不对劲,“不行,我得去看看。”

“师姐,你要去哪儿,你身体还没好。”任雨稳住紊儿。

“我要去聚义厅,我实在不放心。”紊儿自己披上外衣。

“师姐,你这样,我也不放心,我和你一起去吧。”

紊儿匆忙点了点头,快步走向聚义厅。

聚义厅内,苏易离开了,所有人都神情低落,不知所措。

紊儿推门进来看见大家忧心忡忡各有所思,“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大家只是扶紊儿坐下,一句话都不说,连平时最有说有笑得的五味也沉默不语。

“国主,你们大家的事,民女知道了,是不是师兄又为难国主了!”任雨抱拳问道。

“任姑娘不必多礼,苏兄也是有情有义的一个人,只不过这个条件真的让本王很为难。”

“国主,他是民女的师兄,如果他真的答应师姐帮国主您,他绝对不会反悔,也不会开出什么特别过分的条件,国主,这里面是有什么误会吧。”任雨说道。

“是啊,国主,师兄倒底开出了什么条件,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紊儿说。

“紊儿姑娘,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这件事非常棘手,你给本王一点时间,本王会好好解决的。”

“可是…”紊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见静喧对她摇了摇头,也只好作罢。

紊儿走后,“天佑哥,这件事怎么办呀,我们既不能把清剿江湖的事半途而废,更不能强人所难。”姗姗问道。

“王兄,静喧,这件事看来只有我的退出才能解决了”絮语站了起来。

“絮语……”玉龙和静喧同时说道。

“国主,臣以为,这件事只是苏易的一厢情愿,紊儿姑娘并不知道,国主只要告诉紊儿姑娘,然后让紊儿姑娘去劝说苏易。”赵羽提醒道。

“不,轩辕玉紊知道,你看看她刚才进来的样子,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吗!”絮语带着一丝怨气。

“絮语,我知道你对紊儿有所埋怨,但紊儿肯定不会这样做,来为难我们!”静喧站了起来。

“严静喧,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什么要帮着她呢?”

“絮语,你这是干什么?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紊儿为了要帮国主,不惜牺牲自己,差点和师兄反目。你怎么不可以心怀感恩呢?”

“严静喧,我明白了…你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彻底摆脱我,投入她的怀抱,是吗?”絮语越来越失去控制,此时的她,内心很脆弱,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理智的她了。

“长倾公主(絮语封号长倾),臣不敢,臣没有好说的了,公主怎么想,什么就是事实吧!”静喧摇了摇头,直直地跪下。

“喂喂喂喂,你们吃饱了饭没事干了吧,好好地吵什么呀,现在的问题不是严大人你爱的是公主还是紊儿,现在的问题是要不要答应苏易的条件!”五味再也耐不住性子了,“严兄啊,你和公主这一路上走下来真的不容易,你们就不要再吵了!”憋了许久的五味终于忍不住了。

“五味哥说得有道理,严大哥,你和絮语这一路过来经历了这么多,这一关,你们一定要一起齐心过去。”姗姗说道。

“这件事不能告诉紊儿姑娘,严兄,这件事你清楚得很,苏易确实只是想帮他的妹妹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我们如果告诉紊儿,紊儿看在我们交情上一定会去劝说苏易,他们兄妹难得同聚,这样岂不害得人家之间有了隔阂?对了,严兄,你是怎么知道絮语她被紊儿姑娘软禁的?”玉龙问道。

“因为我了解紊儿,公主毕竟是因为她的疏忽而受的伤,她不会袖手旁观。”静喧说道。

“那你觉得这件事,她会袖手旁观吗?”玉龙暗暗一笑,心中已有主意。

紊儿房内

紊儿来回走着,思绪万千。

“师姐,你身上还有伤啊,还是歇着点啊!”任雨扶住紊儿。

“区区小伤,又何足挂齿?”紊儿轻轻推开任雨的手。

师兄,你倒底和国主他们说了什么呢?

正想着,苏易推开了门,任雨狠狠瞪了苏易一眼,转身离开了。

“唉…”苏易看着怒气冲冲的任雨也只能是叹了一口气,又转身面向紊儿:“师妹,你…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紊儿低声回答。

“我已经答应国主了,有武林盟主和一国之主的保证和合作,江湖大清剿一定会非常顺利的,加上玲珑宫、仙逸派的势力,肯定万无一失,师妹,你就好好放心吧!”苏易说道。

“谢谢师兄…”紊儿抬起了头,脑中回想起了刚才在大厅里大家奇怪的表情,又想起苏易的那句“放心”,紊儿定睛看了看苏易,当两双眼神交织的时候,苏易心中却…师妹,师兄是为你好啊!此时的紊儿已经猜到了大半,紊儿,闭上了眼睛,谢谢师兄,可是我要的不是静喧娶我,我要的是他全心全意地爱我!你以我和他婚事做赌注,和国主谈条件,即使静喧真的娶了我,可他不会爱我的!不过,也好,既然师兄这么说了,我也可以一次把这笔帐和静喧算清楚。

紊儿纯净的眼眸中,绽开了丝丝恨意。

玉龙房中

“天佑哥,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苏易的条件?”姗姗问道。

“姗姗,你知道紊儿姑娘为什么要把絮语软禁起来?”玉龙捋了捋鬓发反问姗姗。

“因为絮语是紊儿姑娘的人打伤的,紊儿要想自己的失误负责。”姗姗分析道。

“那这次难道苏易的出现就不是紊儿的失误了吗?”玉龙不紧不慢地拿起了茶杯。

姗姗并没有完全理解玉龙的意思,在房内徘徊了几圈,“啊,我明白了,紊儿姑娘一定会知道这件事,紊儿一定会有所行动,她要么去找苏易,要么就会去找严大哥。不管找谁,结果真正犹豫和痛苦的都不会是我们,我们就可以从这件事里抽出来,天佑哥是想让他们自己去解决这件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他们自己化解了他们之间的心结,这样这件事才算真正了结。”

玉龙点头,淡淡一笑。

玲珑宫花园凉亭中

一个女子背坐在亭中,静喧慢慢靠近亭子。

“紊儿,你找我?”

“我找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有话要对我说。”紊儿慢慢转过身子。

静喧一愣,欲言又止,他怎么样也开不了口,沉默了下去。

“你喜欢过我吗?”紊儿看似问得很平静,但又有谁知道她心中的波澜呢?

“这个答案怕是你自己早就知道了。紊儿,你可以成全我和絮语吗?”

紊儿仰天一望,努力抑制住了眼中的泪水和心中的不甘。颤颤地说道:“是,我是早就知道了,严静喧,我究竟哪里不好了?絮语,她是仙逸派的掌门,我是玉家少爷,白鹤绣坊的坊主,我的武功也不亚于她啊,论相貌,论成就,论势力,论武功,我哪一项输于她?难道我真的就那么失败吗?”

“紊儿,你没有哪里不好,你甚至比絮语更出色,但…”

“够了,我知道,无论我再怎么优秀,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永远不及她的万分之一!十几年了,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你,可她呢?就因为你要做朝廷的命官,她可以不顾及你的感受,一去不复返,她可以为了她的一己之私,出卖自己的身体,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啪——”静喧的巴掌已经落在了紊儿的脸上,随之的是一声大吼“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第十二节

他很快大家又平静了下来,静喧露出了后悔的神色,转过头去,只是说,“紊儿!不要再说了!我爱的只会有她!其实,你们都误会了,那天,其实絮语的两位手下并没有把合欢散放进汤里,只是把一种散热的药丸给了絮语,玉龙服下后,只会感到身体很热,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絮语发现药丸作假后,只好将计就计,把现场布置成那样,后来,五味诊断玉龙和絮语的身子都很虚,只不过是因为,玉龙过度服用了散热的药丸,而絮语,自己打伤了自己,内力耗尽,这才,有了后面的事。”

紊儿心中五味杂陈,她只是捂着脸,眼中噙着的泪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难道你为了她就连国主的尊严都不想顾了吗!”紊儿又一次平静下来。

“紊儿,你知道?”静喧原本打算瞒着紊儿,可没想到紊儿竟然知道了。

紊儿,如果你知道,那…不,你不会这样的。

“我只是猜到了,师兄一定会这样说而已。”

“紊儿,难道你就非要强人所难吗?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清高,有些东西可以让,有些不可以!这么多年了,是你那么绝情的,这一巴掌,我会记住!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的重要性!”紊儿心中的抽恨已经燃起。

玉龙房内,静喧直直得跪下了。

“严兄,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玉龙扶起静喧。

静喧把刚才的事情转述给了玉龙,玉龙听后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紊儿姑娘是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了。”

“国主,都怪臣!”静喧自责地说到。

“好了,这也不怪你。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余地,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姗姗,你辛苦一趟,看着紊儿。”

“是!”姗姗干脆地答应了,正转身打算离开。

“哎,姗姗…”玉龙又一次叫住了她。

“天佑哥还有什么吩咐吗?”姗姗转过身。

“没什么,一切小心。”玉龙柔声说到。

“谢谢天佑哥,姗姗知道了。”姗姗慧心地笑了笑,贪婪地看了玉龙一眼。

看着姗姗离去的背影,玉龙嘴角也微微地勾了起来。

紊儿屋内,苏易来看紊儿。

“师妹,我听任雨说,你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是,为了他吗?”

“师兄,你快乐吗?”几天的时间,紊儿明显憔悴了许多。

“师妹,你说什么?”

“我问师兄,坐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快乐吗?”

“师妹,我连我这门武功叫什么?谁是师祖?我都一无所知,我怎么在江湖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呢?这武林盟主之位是习武之人都梦寐以求的,要说荣华富贵,我根本就不在乎,只求自己心安理得实现自己的信念,不让这门武功蒙羞,我想做的,也只有这些。国主想要做的,也是我想要做的,既然国主有这个心,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师兄,我累了,这么多年了,我好累啊,师兄,我想离开了,我好好继承师傅的手艺,经营好白鹤绣坊,那也就够了。”

“紊儿,你要是真的放下了,师兄真心得支持你,可是你没有放下啊,你一味地退让换回的也许只是痛苦啊!”

“静喧爱的是絮语,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变了!”

“紊儿…”苏易忽然停住了,他警惕地瞥了一眼门外,“谁!谁在外面!”

门外姗姗本想逃离,但苏易已经追了出来。

“苏公子,紊儿姑娘,姗姗冒犯了。”姗姗抱拳说道。

“原来是楚夫人。”苏易说道。

“姗姗并无心偷听你们的对话,只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姗姗说道。

“楚夫人为何不放心?”

“我和天佑哥游走天下,处理案子无数,哪件不是源于有情人的爱与恨。紊儿姑娘原本只是一个江湖女子,逍遥自在,却莫名得卷入了王室。苏公子其实说得对,只有你真正放下了,你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放下,说得对啊,可是你们为什么只要求我放下,楚夫人,要是这件事发生在你和楚公子身上,你还会这样说吗?”

“我…我不知道。”姗姗低下了头。

“楚夫人,你放心,各地码头的交接,我会替我爹做好,至于江湖的事,玉家本就无心参与,我现在也无力再承受了,师兄,江湖的事,师妹就拜托你了。还有任雨,你要好好照顾,别让我的悲剧在她身上重演!”紊儿声音越来越弱,她无力地闭上了眼,睁开的时候,紊儿已经走出了屋子。

紊儿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离开了这千头万绪的是是非非。

姗姗摇了摇头,也许,这又是一个悲剧吧。

“师妹,你放心…”苏易暗暗得下了决心,“楚夫人,麻烦替我禀告一声楚公子,依在下看来,要乘热打铁,尽快完成清剿江湖的行动,杀杀他们的傲气,这事拖不得。”苏易说完后,快步离开了。

姗姗终于放下心来,嘴角微微一勾。天佑哥,原来什么都没逃过你的计划。

大厅内

“司马宫主(玲珑宫宫主,原名潘云)本王要你暗中调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玉龙问道。

“启禀国主,臣已经办妥,臣已得知,目前江湖上最招摇的组织莫过于“畔江云五少”,他们在江湖上以打劫为生,无恶不作,受之欺辱的百姓真是无处伸冤。但他们却只是空心草包,只要凝聚一力,定能攻破,先从他们入手也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好!就从畔江云五少开始!”玉龙收拢折扇,紧握手中。

腾云驾雾,青烟飘缈,气空山河。

山腰一间竹屋外,一穿着朴素的白衣男子正在习武,手中的长剑扬起了旋动的沙土,快如骤风,突然剑回鞘,干净利落。那男子一个转身,进了屋子稳坐下来,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水。

一个身穿武装的手下走了进来,那白衣男子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坐着品茶。

“公子,属下刚从贷城县赶来…”

“我说过,江湖的事,不用再告诉我了,你走吧!”白衣男子打断了那个手下的话。

“公子,这件事可关乎这五位当家的性命啊!”

“畔江云的事我更不想知道。”那白衣男子又一次打断了。

“公子,那五位当家好歹也是公子的兄弟…”

白衣男子重重地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够了!我说不管就不管,你有话就去对他们说吧!”

“五位当家要是听得进去,属下早就去说了,可是…”那个手下心急如焚得说着。

“别可是了,我不想听,你走吧!”

“公子…”那手下看见白衣男子的神情,只好作罢,忿忿离开。

一间大堂内

一群人正在喝酒,一个领头模样的人站了出来,喝道:“各位兄弟,这次我们又大干一票,来!大家尽情地喝!一会儿,老子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各位!哈哈哈!”

“大哥就别吊小弟们的胃口啦!什么大礼,也让小弟们见识见识!”又一个油嘴滑舌的,心怀鬼胎的人站了出来。

“对呀,对呀,让小弟们见识见识!”“对!”“见识见识!”屋子里的人也都纷纷起哄。

“好!就不卖关子了,四弟,带上来!”

一个一眼看上去就很不正经的人,从后堂走了出来,随之跟上的竟是五六个妙龄少女!那些姑娘被绑住了手,堵住了嘴。

“哇噻!!”“好美呀!!”底下的人,个个都是人面兽心的恶棍,而这里,就是恶贯满盈的畔江云总舵。

五水镇,一间茶棚内

“徒弟啊,我真是不明白,我说你干嘛非得把我们拉到这种地方受罪,你直接让石头脑袋带兵过去,把那个什么五少杀他个落花流水,不就完了,还非得让我们几个孤身犯险。”五味一脸不耐烦。

“五味啊,我是可以派小羽过去,可是我们对畔江云一点都不熟悉,这样横冲直撞,不过是徒曾伤亡罢了。”

“我说不过你,但是,你你你…”

“五味哥,那畔江玉五少,无恶不作,你可以亲自除暴安良,这不是件好事吗?”姗姗在一旁说道。

“是啊,五味。”

“哦,五味哥,难道是你怕了?”姗姗在一旁添油加醋。

“胡说!”五味立马站了起来,“你五味哥是这种人吗,我可是…”

身后的玉龙和姗姗笑着摇了摇头。

第十三节

客栈内,玉龙仔细得研究着一张地图,姗姗站在玉龙身边。

“天佑哥,五水镇离畔江云总舵这么近,为什么…”姗姗问到。

“姗姗啊,你是想问,为什么这里的百姓却得以安居乐业?”

“是啊,这也太奇怪了。”

“姗姗,你还记得琛湖镇吗?”

“当然记得,屠龙会总舵所在。”

“琛湖镇也是繁荣热闹,这只是掩人耳目罢了。而且俗语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畔江云五少就是再傻,也不会自寻思路啊。”

“哦,原来是这样。”

“絮语给我的现报只知道,畔江云就在这座大山之上,可是,这群山此起彼伏,暗哨甚多,易守难攻,要想找到总穴,恐怕,没那么容易。看来,只能引蛇出洞了。”一条计策已在玉龙心中定下。

“姗姗,我跟你说…”

三日后

畔江云大堂

“大哥,底下的人传来消息,朝廷将有一大笔官银,要运往关州,途经辽河,咱们…”那人手暗暗一划。

那个被称作大哥的和大堂上另外三个领头的纷纷点头。

“好!通知各堂堂主,前往辽河。二弟、三弟、四弟这次就由你们动手!”

一个蒙面的白衣男子躲在堂后听到了一切。

两日后

辽河官道

树丛中,畔江云的人都已躲藏就绪,运送官银的一小队人马正缓缓逼近,突然树丛中领头之人一声大喊,多于官军近十倍的劫匪将官军团团包围。

“大胆山贼!连官银的歪主意都敢打!”领头的将领喊道。

“我畔江云的兄弟连天王老子都敢劫!”

说罢,畔江云的人马冲向了官军,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千名官军已将畔江云的人马团团围住。

“原来这是你们给老子设的圈套!”

畔江云的人虽知道打不过,但既然逃不了,还不如拼个你死我活。

“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官军的人多占了优势,不一会儿,畔江云的人就死伤了大半,二当家和三当家当场活捉,只剩四当家还在拼命。

这时,树丛中两个人站了起来,正是玉龙和姗姗。

“姗姗,假意放走他。”玉龙看着四当家。

“是。”可还没等姗姗出手。

一个白衣男子出手了,他推开四当家,说了一句:“快走!”

白衣男子见四当家走远,无心恋战,一个虚招,闪电般地离开了。虽说玉龙本就有意放走四当家回去报信,当这个白衣男子的出现却打乱了原来计划。

“天佑哥,那个人的武功深藏不漏,天佑哥,他不好对付啊。”姗姗担忧地说道。

“虽然我没有看出那白衣男子师出何方,但我可以看出他的武功绝对属于名门正派,绝非山野匹夫之徒,可是他为什么会出手帮助畔江云五少这种江湖败类呢?”玉龙百思不得其解。

一支镖突然射了过来,玉龙迅速用手截住,姗姗拔剑,玉龙打开镖上的字条,暗暗说了一句:“难道事情是这样……”

“天佑哥…”

“哦,不管如何,今天的计划已经进行地很成功了,那个四当家回去后,大当家必定会倾巢而出,解救我手中的两个俘虏。”

“天佑哥,万一他们不来呢?”

“姗姗,你觉得假如,他们的人被官军俘虏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江湖,他们还会无动于衷吗?”

“对呀,真是好计,他们就算为了保全名声,也会来救人。”

畔江云总舵

畔江云大当家正和一个狐媚女子躲猫猫,“来呀,来捉我呀!”

“大哥!大哥!不好了!”四当家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别吓坏了我的宝贝。”大当家说道。

“官军使诈,二哥和三哥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什么!滚,”大当家推开了身旁的狐媚女子,“怎么回事?“

“官军甚是厉害……就这样,二哥和三哥…”

按照这么说,假如我现在去救,那不就等于去送死,不如…不管他们了。

一条歪主意在大当家的脑海中显现。

“大当家,不好了。”一个手下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又怎么了?”

“江湖上,二当家和三当家被俘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什么!”

“大哥,还有一件事,小弟本来逃不过,后来是一个身穿白衣武功高强的人救了我。”

“身穿白衣,武功高强。难道是,不如…”

山腰竹屋

“你来干什么?”白衣男子问道。

“六弟,哥哥来请罪,哥哥错了。”来人竟是大当家,说完,他扑通跪了下来。

“你还知道我是你六弟,我当初就劝你收手,你当时是怎么说的!”白衣男子说道。

“六弟,哥哥错了,哥哥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去干这种勾当了,只求你救救二弟、三弟。他们现在可是陷在水深火热中呀!六弟,哥哥求求你了。”

“你……唉,我又何尝想看到他们涉险,但他们为非作歹,我…大哥,你去自首吧,接受朝廷的招安。”

“不…不可以…”

“大哥,你若真心悔悟,就去自首,当今国主以仁治天下,我相信,你还能保住性命。”

“不…六弟,一句话,你去不去救人!”

“我不会去的。”白衣男子转过身去。

“你既如此狠心,好,我自己去!”

大当家离开后,白衣男子说道:“吴斌,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在屋顶上!”

屋顶上的却不是吴斌,而是赵羽,赵羽奉玉龙之命跟踪大当家。白衣男子见还没有动静,马上反应过来,“你不是吴斌,来者是谁!”

赵羽跳下屋顶:“若你答应了畔江云大当家,我就会是你的敌人。”赵羽说完后,飞身而去。

“好强的武功,若真打起来,我占不到便宜。”白衣男子暗暗说道。

两日后

“天佑哥,畔江云果然出动了所有的人马,正在向辽河靠近。”姗姗走了进来。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只要一切顺利,他到辽河之日就是我们成功之时。”

“恩。”

夜幕降临

一个黑影窜过畔江云临时扎寨之处

日出东方

“兄弟们,今天我们就杀进城,救出我二弟、三弟!”大当家**了所有的山贼。

“好一一!”

“杀啊一一”畔江云的人马冲进城,眼前的一幕却使他们吃惊不小。辽河城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

“大当家,已经探查过了,城内空无一人。”

“大当家,定是他们怕了我们,逃走了!”

“大当家,咱们杀进城去,这辽河城就是咱们的了!”

“好!进城!”大当家和畔江云所有人马毫无顾忌地冲了进去。

就当所有人得意的时候,城门忽然禁闭,四处的官军立刻包围了他们。玉龙走在了最前面。

“畔江云众人,还不速速投降!”玉龙说道。

“你们的官军虽然包围了我们,可也不见得我们就必败呀,你们官军的人数怕是还不到我们的三分之一吧?”大当家轻蔑地说道。

第十四节

“你说得不错,我们的人数确实不到你们的三分之一,可是你知道我们的人现在在哪儿吗?”玉龙不紧不慢地说道。

“在哪?”

“他们正在五水镇清剿你们的总舵!”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的!”大当家这才惊觉中了玉龙的调虎离山之计,“就算如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只要还活着,总舵没了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认为你们还有还手之力吗?”玉龙暗暗一笑。

畔江云的人手脚突然无力,都瘫在了地上。

“你…你给我们下药…”大当家也倒了下去。

回忆

【夜幕降临

玉龙带着迷药来到了畔江云暂时落脚之处,把迷药下进了井中】

“卑鄙…”大当家和手下都昏死了过去。

“徒弟,没想到,你也这么狡猾呀!”五味从姗姗的身后跑了出来。

“这还不是师傅教的!”玉龙逗趣地说道。

“不过要是没有迷药,就凭这几个官兵这么可能将他们全部降服呢?还是徒弟你聪明。”

“错,是天佑哥这招引蛇出洞使得妙,不然怎么能把畔江云所有人马引到此地呢?”姗姗说道。

“别急,还有一条蛇还没有出来呢!”玉龙合上折扇。

大牢内

牢役:参见国主

玉龙:恩,你过来,我跟你说…

牢役:是

夜晚,白衣男子来到了大牢。牢役个个都在睡觉,畔江云五少被挂在审讯的木架上。白衣男子快速地拿走了钥匙,打开牢门,揭开锁链。

“大哥,快醒醒!”白衣男子推了推大当家。可大当家毫无反应,白衣男子拍了拍他的脸,白衣男子的手在大当家脸上停留了一下,快速地从大当家的左颚下撕下了人皮面具。“易容术!”

突然,昏暗的牢房灯火通明,睡着的牢役也都站了起来。

“你果然来了!”玉龙和姗姗走了出来。

“你虽是空空大师的弟子,可你却不一定擒得住我。”白衣男子说道。

“我只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玉龙说道。

“你问吧。”

“畔江云五少是不是你的哥哥?”

“不错。”

“那天在辽河,是不是你放走了畔江云的四当家?”

“不错。”

“你的五位哥哥这些年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你可知道?”

“不错,我知道。”

“那你私自劫狱,你可知罪?”

“手足情深,他们就是犯了天大的罪,也是我的哥哥。求国主,网开一面!”白衣男子跪了下去。

“我若放了他们,谁来为他们刀下的无数冤魂做主!”

“国主,只要国主答应放过我几位哥哥,我愿意遭受国主任何惩罚!哪怕是要我的性命。”

“你…”

“臣参见国主。”赵羽走进了大牢。

“小羽,畔江云总舵取缔了吗?”

“臣不辱使命,已将畔江云总舵清剿,所有山贼缴械投降,这是抢劫所得的账册,所有金银已送往刑部。还有……”赵羽停下了。

“还有什么!”

“禀国主,在后山,我们搜到了几百名妙龄女子,皆已被……他们身上伤痕累累,不堪入目,国主,该怎么处置她们。”

玉龙合上这罪恶的账本,扔向白衣男子,“哼!你倒是说说,要本王怎么饶恕他们!”

“国主…可是…大哥不忍见二哥、三哥受陷,这才来救,这份情意,总是真的了吧。”白衣男子心里又何尝不知,这几位哥哥这些年干的好事,可是,手足连心呐!

“亏你还替你那个大哥求情,那天我奉国主之命,跟踪你四哥回到畔江云总舵,你知道,当你大哥听到你二哥、三哥被困的时候,竟无动于衷,为保命,他差点放弃了你二哥、三哥的命,要不是为了挽回面子,你以为,你现在能在这里看到他吗?后来,在前往你的住处途中,我亲耳听见他对他的手下说,要是能骗得你去送死,那么他就既不用担心自己丧命,也不用担心大动干戈来驳回颜面了。”赵羽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白衣男子瘫倒在地,两行长泪流了下来,他无力起身,打算离开。

“慢着,你师承何方,怎么会认出我的身份的?”玉龙问道。

“我一开始只认出了赵侯爷的武功师承空空大师,后来,在你们包围大哥的时候,又听见了,国主说‘小羽已去清剿五水镇的总舵了’我这才推出你的身份。至于我,那南剑北刀便是我的师兄。”说完,那白衣男子便离开了。

“来人,传令,将畔江云五少及其主要党羽于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并连系江湖各派将这个消息放出去。五日后,各大结盟门派按原定计划,开始全面清剿江湖!”玉龙说道。

客栈

“天佑哥,这一次大举清剿畔江云五少真是大快人心!”姗姗把一壶茶端给玉龙。

“是啊,万事开头难,这样也算开了一个好头,我一定要把江湖上这些人全部消灭。”玉龙端过茶。

“天佑哥,有一件事我还不明白。小羽哥是因为听到了畔江云大当家与那个白衣男子的对话才得知白衣男子的身份,那天佑哥是怎么知道,那白衣男子是大当家的六弟?”

“呵呵,你看看这个。”玉龙拿出了一张纸条。

姗姗接过纸条,

回忆

【虽然我没有看出那白衣男子师出何方,但我可以看出他的武功绝对属于名门正派,绝非山野匹夫之徒,可是他为什么会出手帮助畔江云五少这种江湖败类呢?”玉龙百思不得其解。

一支镖突然射了过来,玉龙迅速用手截住,姗姗拔剑,玉龙打开镖上的字条,暗暗说了一句:“难道事情是这样……”

“天佑哥…”】

“原来是有人在帮天佑哥,可是这纸条上只写了‘畔江云有六少,小心’也没有署名,这会是谁送来的?”

“姗姗,假如是絮语的人或者是玲珑宫的人,你觉得,他们有必要以这样的方式把消息给我吗?”

“他们这样做是不想让天佑哥知道他们的身份。”姗姗分析道。

“不错。那白衣男子的身份藏得这么隐蔽,那你觉得有这个能力,又这个必要这样做的会是是谁呢?”

姗姗低下头,想了片刻,“天佑哥的意思是…”

玉龙点了点头:“恩。”

“徒弟!”五味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

“怎么了,五味哥?”姗姗和玉龙迎了上去。

“我真想把那个什么江南五少给五马分尸、碎尸万段、然后再曝尸三日,不,不够,应该是弃尸荒野!”五味手舞足蹈地说道。

玉龙和姗姗相视一眼,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五味啊,我不是让你去给那些小羽带回来的姑娘看病吗,你怎么气成这样。”

“就是因为去看病,我才窝了一肚子火气!”

“倒底发生什么事了。”姗姗问道。

“那个什么什么五少,简直就不是人,那些姑娘不是从妓院强抢的,就是从各地掳来的,抓回去以后…不仅…不仅作践她们,还暴打她们,还不给饭吃,他们简直就把自己当成国主了,几百个女子啊,他当他养后宫呀。”

一旁正喝着水的玉龙,听到这最后两句,竟呛了口水。姗姗看了一眼玉龙,也生了气。

“真是气死我了!”五味突然觉得背后没了声响,这才意识到,刚才竟口不择言,说出了这种话。五味的脸一下苍白:“徒弟啊,我的意思是他们太歹毒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无辜女子!我绝对没有要,把那个五少的后宫和徒弟你的后宫,做比较的意思…”

姗姗狠狠瞪了五味一眼。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什么五少怎么有资格可以像国主一样有几百女子的后宫…”

“你…”姗姗和玉龙异口同声。

“哦,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这后宫是国主的专利,那五少怎么可以…”五味拿手捂住了嘴,“我不说话了…”

“咳、五味啊,明日我们就要启程回宫了,你去准备一下吧。”

“额…是、是”说完,一溜烟地走了。

玉龙轻轻将手搭在了姗姗肩上:“你也去准备一下吧!”

第六章完毕,敬请期待最后一章第七章,赵羽寻得真相,幻影玄针出现江湖

以上图文皆来自网络,如侵权请告知小编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