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第一步计划有惊无险,石樱成功地将情报掌门引到了枯叶林。

“不好,中计了。”秦掌门发现中计后转头想跑,但地上的大网已经收拢,在秦祁挣扎的时候,石樱的毒针已经扎在了他的手臂上。

秦祁不愧为一条好汗,正常人中毒后,立刻就会失去知觉,而那秦祁,竟然足足挣扎了一柱香的时间!

秦祁被捉后占领屠龙会内部的计划如火如荼地展开,凌萧和石樱分别易容成和线人接头的两名手下,姗姗和太后主要开始逐步控制屠龙会的内部管理系统,掌握了所有分舵的和会下门派的具体位置和情况。

赵羽这边已经把永州一带所有的兵力集中,随时围剿屠龙会。五味慢慢也开始变的成熟,逐渐帮赵羽解决一些小麻烦,为赵羽解决了后顾之忧。五味还训练一批人,教他们简单止血治伤的方法。为作战做好准备。

姗姗则易容成秦祁,亲自带兵侦查和巡逻,明是巡逻,其实姗姗是在摧毁机关,顺便寻找机关秘密的传人,可无论姗姗用什么方法和诡计都打听不出小溪和小休的任何消息。

玲珑宫内,天佑则不断和潘云周璇,希望潘云可以放自己出去救母后。就在这时,玲珑宫一名弟子带着两个小孩走了进来。

“属下参见宫主。启禀宫主,这是属下从镇上带回的两个孩子,他曾经来过玲珑宫,身上还带着这个。”说着把信物递到潘云手上。

这是一块玉石,晶莹剔透,小巧玲珑,样式别致。

“你是…小休!”

“云姑姑!”

二人紧紧抱在一起。

“这次是师傅要我来的,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还要我们把信和信物送到后,不要再回琛湖岛了。”这孩子稚嫩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严肃,琛湖岛,天佑心里又一次揪紧了。

“小休,这是?”

“姑姑,这是叶麟哥哥的妹妹小溪,是师傅吩咐我把她一起带的。”

“叶麟的妹妹!”天佑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纯真的孩子。

“国主,还是先看信吧!”

潘宫主:属下叶韩,是叶清手下唯一知道机关秘密的传人,也就是小休和小溪的师傅,太后和国主已经成功控制了屠龙岛的内部,很快,他们就会开始行动,彻底剿灭屠龙会,宫主,小溪年幼,世事未谙,还请宫主饶她一命,好好抚养。

这块玉石是叶清大人留在玲珑宫内密盒的唯一钥匙。叶麟势力强大,赵羽赵侯爷虽然已调兵,但属下估计胜算还是很小,望宫主带人将叶清大人留下的东西带往枯叶林交给国主和太后。

叶清大人吩咐属下做的事属下已经全部完成,属下死无遗憾,愿国主和宫主恕大人助纣为虐,教子不严之罪,让大人永远瞑目!

罪人叶韩绝笔琛湖岛一间密屋内,叶韩命已矣!

叶清,叶韩忠心耿耿,国主赐姓司马,并许诺围剿屠龙会后在岛上立碑,建忠义堂,以供后人敬仰。

天佑首次得知了太后在屠龙会中的消息自然是激动不已,而且姗姗他们也都非常安全,天佑终于放下心来,他心中不禁在想:如果要我在剿灭屠龙会和保母后平安中选择一个的话,我宁愿选择保母后平安。

潘云打开密盒拿到机关布置秘密后,终于点了头,同意国主出宫围剿屠龙会,除了派两名子弟照顾两个孩子之外,率领宫内所有弟子寸步不离地保护,与国主同行。

明天就是叶麟回朝的日子了,成败在此一举,能否挽救天下苍生于水火就看明天了!

次日辰时,琛湖主水路口:“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今天少主得胜还朝,琛湖岛要好好庆祝一番,所以不得有任何闪失,不然你们一起偿命!”

“是,秦掌门尽管放心!”

“好了,这也是少主的赏赐,上好的女儿红,大家每人喝上一碗,尝个鲜,但不要误事!”

“谢掌门!”

就在一蜂窝人抢迷酒喝的同时,姗姗,太后,赵羽,五味,护法都已就位,天佑等人也在赶来的途中。

辰时三刻,叶麟如时出现,赵羽率先带人断了后路,而叶麟也有所警惕,但看到河边职守的屠龙会人,也就放心了。

船上,反贼纷纷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屠龙会老巢竟然建在这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

“叶兄,我等真是大开眼界!”

“各位兄弟!等尔等助我夺下江山,这天下之大,每一片寸土都是兄弟的!哈哈!”

“好!好!”

“要是这被你们所有,那才是百姓的末日!”姗姗小声说到,此时,所有的人都脱下了易容面具,姗姗也变回天佑。

姗姗拦住了船。

叶麟探头一看,先是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大笑起来:“司马玉龙!就你一个单枪匹马也敢来!来人,上啊,还不快将这条恶龙擒住!”

“是,守卫纷纷冲向前去,刚走七步,这些守卫就倒在了湖中。”

“他们中了我的毒,哈哈,叶贼,该被擒住的是你!”姗姗一声号令,兵力从四面八方涌向叶麟等一群反贼,乱战中,叶麟情况不妙,带着另外三位掌门就想跑,姗姗见状,立即堵了上去。

“司马玉龙,你武功再高,也敌不过四个人吧,我们上!”

姗姗当然敌不过,赵羽虽然及时赶到,可是仅凭他二人,根本无法敌过这武功高强的四个反贼,力战过后,他们被反擒住了。

石樱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救不了,只好眼见他们带走国主和赵羽。

这边人多势众,所有反贼均被拿下,缴获交易金银共计两船。

屠龙厅内,太后和两位掌门正清点,和布置着后续任务,石樱来报:“太后娘娘,不好了!国主和赵羽被叶麟带走了,我原想跟踪,可跟到临天池,人突然不见了…”

“你说什么!龙儿和赵羽被抓走了!”

“石樱知罪,请太后娘娘处罚!”

姗姗和赵羽被抓走了,我该如何向龙儿交待呀!

“石樱,这不能怪你,你带人在他们消失的地方细细搜查!将功赎罪吧!”太后心中一阵感伤。

话说国主一行人已经到了琛湖镇,在琛湖客栈休息时,卢海突然跪下:“参见国主。”

“额,这…”

“老伯,这位不是,国主,他是国主的朋友,前来寻找国主,请问你有国主的消息吗?”潘云忙出来解围。

“公子是不是楚天佑楚公子?”

“正是!”

“这儿有封信,是国主要小的交给公子的!”

太后按姗姗说的,留了一封信在琛湖客栈给卢老板。

天佑看后,终于彻底放了心。

“潘云,立刻去琛湖岛与母后会合,母后已剿灭了反贼,叶麟虽逃走,却仍在岛上!”

“那真是太好了,是,潘云遵旨!”

第六节

屠龙会大厅内,失散近二十年的母子重逢。

天佑跪下:“儿臣不孝,让母后饱受世间流离之苦,母后…”三年了,五味还是第一次看到天佑落泪。

太后也已经泪流满面:“龙儿…龙儿…”

天佑和太后紧拥在一起,没什么言语比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更重要。

“母后,等这儿的事做个了结,儿臣定会好好孝敬母后,永远陪伴在母后身边!”

说到这儿,又戳到了太后的痛楚。

五味也从刚才的感动中觉醒过来:“罪臣丁五味,叩见国主。”五味的声音有些颤抖。

“五味,你何罪之有?这三年来,你救本王也不只一次,本王最快乐的也就是四人一起铲贪官的那段日子,本王最喜欢的也就是你不知道本王身份的时候,是吧,师傅?”

“徒弟,可是,也许再也回不去了…姗姗和石头脑袋…”五味哽咽地吐出了真正的痛。

“小羽,姗姗,他们怎么了?”姗姗看看五味,看看母后,“小羽姗姗倒底怎么了!你们快说呀!说呀!”天佑第一次如此失态。

“徒弟,姗姗和石头脑袋,被叶麟带走了,此时估计已经凶多吉少…”

众人都不再言语。时光停住了,永远停在了这一刻,天佑突然发现,在他的心中,姗姗和小羽也变得如此重要。

密室内,姗姗和赵羽被架在了拷问架上。

“叶麟,你倒底想干什么!”姗姗吼道。

“干什么?当然是拿到大玉圭起事!”叶麟此时已经有点失控。

“叶麟,太后已经掌控了所有反贼,你真的认为你还有机会可以完成你所谓的大业吗?”姗姗义正严辞。

“司马玉龙,赵羽,你们也有今天!无论你们如何嘴硬,我就不相信国主死了,江山还不能归我!哈哈哈哈——!”

“你!”姗姗赵羽同时震了一下,可是这铁索反而使二人撕心裂肺地痛。

“哈哈,我知道你们一个重义气,一个忠心耿耿,两个人都想着对方,为对方着想,司马玉龙,我告诉你,你必须死!之前折磨一下,也好解我的心头之恨!”

说着一鞭已经下去…

姗姗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啊!

“赵羽,大玉圭,你是交,还是,不交!”

又是一鞭…

“小羽,不能交,我死不足惜啊!”

……

一朵朵红花已经绽放在翩翩白衣之上。

赵羽心如刀绞,如果是天佑在受刑,他一定会以国主的性命为重,可是在受刑的确实一个原来应该娇生惯养弱不禁风的女子…

如果是国主,他一定会救,可现在,我该怎么抉择!

“小羽,三年了,我的处事你是明白的,大玉圭不能交!不能!”

姗姗已经快撑不下去,赵羽心中紧紧地纠结。

“去,准备辣椒水!胡掌门,把司马玉龙的衣服给我拉开!”姗姗,赵羽同时愣住了!

胡掌门的手渐渐靠近…

“哈哈,你们也有怕的时候!”叶麟冲了过去,一把拉开了姗姗的衣服!

“女的!”姗姗被斯下了易容面具,“白姗姗!”

“哈哈,叶麟,我不是国主,让你失望了!哈哈哈哈,你杀了我们任何一个,都不会影响到天下苍生,天佑哥的江山!”

“是啊!叶贼,要杀要剐,一句话!”

“姗姗啊,三年了,我想要干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比起江山,姗姗你才是我的最爱,能抢走司马玉龙的女人,也划得来!来人把她给我绑到里间,我要好好抚慰抚慰这位未来的王后!还有把他的嘴封上!”

屠龙厅内,死寂得让人可怕。

终于,潘云开口打破沉静:“启禀太后,国主,想必那叶麟是逃到了临天池的密室之中,我们已掌握机关图纸,下令带人去救吧!”

“潘云,本王担心,如果叶麟以他二人之性命来换取江山,到时,本王又该如何选择!”司马玉龙此时想到的不仅是姗姗和小羽,还有整个天下!“看来也只有那么办了,潘云,你亲自带人守住出口,凡有出来的人,格杀勿论,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撑多久,姗姗,小羽只有先苦了你们了,是我司马玉龙对不住你们!”

叶麟房内,姗姗宁死不屈,就这样,耗了一天。

“胡掌门,你出去找点吃的!”

密屋外,胡掌门倒在血泊之中…

“没用的废物!找点东西还没回来!柴掌门,你也去!”

……

“看来我必须使个招了!”叶麟抹出口袋里的一瓶药丸,“绝命催情丸,三个时辰内如果不能通过行房来排掉体内毒素,无药可解。最可怕的是,一旦服药,行房也只能暂保性命,需要不断的…(首次插播广告,由于我写的实在少儿不宜,所以,只能用”…“来代替一下,各位就心照不宣啦)来维持生命。哈哈,姗姗,这次你还能不能嘴硬呢?”

叶麟强行将一整瓶药一起倒进姗姗嘴里。

顿时,姗姗觉得身体中热血沸腾,浑身难受。“你给我吃了…吃了什么!”

“哈哈哈,药效竟这么快,告诉你也无妨!”

……

姗姗这一辈子都完了。

石樱射入毒针,最后一个掌门也死了,赵羽被天佑解开穴道,“公子,快去里屋,姗姗有危险!”

屋内,叶麟正打算对姗姗实施强暴,却被天佑一掌击昏。姗姗也倒在了赶来的天佑怀中…

此时,屠龙会所有成员皆被缴获,按律法定罪,无辜人员一律释放,玲珑宫世代弟子赐姓司马。

第一章完

以上文字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小编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