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卫星媒体5月16日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关于退出《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CFE)的法律。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在当天表示,会向各国议会告知有关俄罗斯退出《欧洲常规武器条约》的决定。

俄罗斯退出《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欧洲新一轮军备竞赛或开启。

欧洲安全的基石

《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CFE)是北约和华约在欧洲常规军备领域长期对抗和相互妥协的产物。冷战期间,军备竞赛使双方在经济方面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但是并没有给北约和华约带来预期的效益。上世纪80年代,由于苏联和美国都不堪负荷,加上当时戈尔巴乔夫推行“新思维”构想之后,美国和苏联、北约和华约之间的裁军(包括常规军备和核军备)谈判取得实质性的进展。1990年11月19日,北约和华约22国首脑在巴黎签署了《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CFE)。

CFE对两大集团在从大西洋至乌拉尔山脉的整个限制区域内可各保留的坦克、装甲战斗车、火炮、作战飞机和作战直升机五大类常规武器的数量和区域做出了明确规定。北约和华约每一集团现役的和储存的陆基武器装备数量为:坦克2万辆,装甲车3万辆,火炮2万门,作战飞机6800架,攻击型直升机2000架。另外CFE还规定了中欧区、中欧扩大区、欧洲侧翼区、大西洋—乌拉尔4个裁减区域正规部队军备的限额、监督核查和削减销毁的措施。可以说,CFE确立了两大军事集团的力量均衡,限制了在两大集团毗邻的地区部署常规军备的潜力,从而缓和了北约和华约军备竞赛的烈度,降低了欧洲国际关系中的军事实力因素的作用,因此一度被西方称为欧洲安全的基石。

后来随着冷战的结束,一些前华约中东欧国家相继加入北约,使北约与俄罗斯之间在常规武器方面的平衡被打破,北约在常规力量对比方面占有明显优势。1995年俄罗斯以条约“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利益”为由,要求西方国家同意修改条约的有关条文,否则俄将“被迫退出条约”。为缓解俄罗斯的安全担忧,1999年11月第六次欧安组织首脑会议通过了《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修改协议》,并有30个国家签署。《修改协议》用国家限额和领土限额机制取代1990年CFE所规定的集团限额机制,对每个缔约国常规武器装备的国家限额和领土限额(即部署在每个缔约国领土上的本国和外国武器装备的总和)都做出了明确规定。根据《修改协议》,当时的北约19国(即原北约16国加波、捷、匈三国)将大量裁减其常规武器装备数量。

北约举行陆上军事演习

修改后的CFE继承了之前防止使用常规武器发动大规模进攻和突然袭击的宗旨,进而将军事集团之间的武装水平限制转变成国家间的和义务,防止欧洲任何国家在未与其他缔约国协商的情况下,扩充条约限制的军备和集中部署兵力、兵器的可能性,整个常规军备控制体系更加合理和“透明”。但截至2007年,只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四国先后批准了《修改协议》。北约国家以俄罗斯没有履行其削减侧翼地区武器装备的承诺和俄继续在摩尔多瓦、格鲁吉亚驻军为由拒绝批约,这最终导致莫斯科在2007年中断执行该条约,也让该条约基本上名存实亡。

俄罗斯与西方博弈的牺牲品

此次俄正式退出CFE的行为,可谓是近年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持续走低的必然结果。

近年来北约的不断东扩已经严重刺激到了俄罗斯。1993年以来俄美有关北约东扩的争执始终存在,但是一直不温不火,矛盾并没有激化。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后,乌克兰将加入北约作为国家政策目标,乌克兰逐渐成为俄美及俄与北约关系中最尖锐的问题。普京总统一再强调,乌克兰加入北约将会对俄罗斯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这是俄罗斯的“红线”。但美国和北约拒绝了俄罗斯的要求, 强调是否加入北约是乌克兰的自主决定,俄罗斯作为第三方无权干涉,这也成为了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以及后来俄乌爆发冲突的重要因素之一。

随着北约在欧洲建立的军事基地越来越多,越来越靠近俄边境,俄罗斯也越发感到如芒在背,特别是2023年4月4日芬兰正式成为北约的第31个成员国,更是将俄罗斯逼到了极限。芬兰加入北约之前,俄罗斯与5个北约成员国共有约1215公里的陆地边界。芬兰与俄罗斯的边界大约1300公里。芬兰的加入使北约与俄罗斯的陆地边界增加了一倍多。同时从芬兰边境到俄罗斯摩尔曼斯克的距离只有200公里,到俄北方舰队的主要基地北莫尔斯克的距离稍远一些,到俄造船中心北德文斯克的距离是500公里,而距离圣彼得堡只有152公里,如果未来美国在芬兰领土上部署核弹,甚至部署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那么俄北极地区的大部分军事和民用设施将处于北约武器的打击范围内,其防务压力会空前加大。

没了条约的束缚,俄罗斯可能重启更多的库存坦克,弥补俄乌冲突后的损失。

俄乌冲突爆发后,在2022年3月24日北约领导人峰会发表声明称将全力支持泽连斯基和乌克兰政府。据统计,北约成员国在2022年1月24日至11月20日期间承诺提供至少805亿美元的财政、人道主义和军事援助。其中美国承诺提供512亿美元,是乌克兰的最大捐助者,这当中至少有245亿美元用于军事援助,161亿美元的财政援助以及106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而英国是北约第二大捐助国,承诺向乌克兰提供76亿美元的援助,德国则以58亿美元位居第三,瑞典和芬兰分别承诺了至少8.67亿美元和3.32亿美元的援助。

在具体装备方面,自开战以来北约成员国向乌克兰运送的武器包括: “海王”式直升机、IRIS-T导弹系统、“标枪”反坦克导弹、自行榴弹炮、轮式火炮、“弹簧刀”巡飞弹、“海马斯”火箭炮、“国家先进地空导弹系统”(NASAMS)、主战坦克、“下一代轻型反坦克武器”(NLAW)、多管火箭炮系统(MLRS)、米格-29战机等,其中重型装备截至2023年1月总共约为4000多件,这些装备在帮助基辅对抗俄罗斯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俄军承受了不小的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认为再继续单方面遵守CFE已经没有意义,反而会作茧自缚,因此选择退出也就显得顺理成章。正如此次负责协助议会审议俄罗斯废除CFE事务的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所言,“北约国家对俄罗斯的敌对行动已经对条约发挥了破坏性影响”,“这项条约已经不符合我们的安全利益”。

北约举行大规模海上演习。

新一轮军备竞赛的预兆

无疑,俄罗斯退出CFE将导致未来欧洲的形势更为剑拔弩张,甚至会引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俄乌冲突的爆发,世界多个国家开始大规模扩充军备。以波兰为例,波兰在俄乌冲突爆发后一直冲在最前面,除了对乌援助非常积极之外,还对俄十分强硬。为了弥补援乌后的军备空虚以及应对俄罗斯可能的报复,波兰急速扩军,在2022年决定斥资148亿美元从韩国采购980辆K2“黑豹”坦克、648辆K-9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和48架F/A-50高级教练机/轻型战斗机。不久之后波兰又花费125亿美元采购96架AH-64E“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2023年2月,波兰国防部副防长马里乌斯·瓦什扎克宣布,波兰计划订购1400辆由波兰Huta Stalowa Wola公司(HSW)制造的“獾”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及配套同底盘的通用模块化履带车族。这样的扩军规模会让波兰一举成为北约欧洲国家里的坦克大国和第一大步兵战车拥有国。

而德国的行动也十分引人注目,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德国政府就决定扩大德国的国防开支,德国参议院还批准了一千亿欧元的特别国防基金。而在2022年9月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政府已经提出“发挥欧洲军事领导作用”的目标,德国国防部长兰布雷希特重申,德国政府计划在2030年代初建立3个准备战斗的陆军师,同时还呼吁放松对军事出口的严格规定,以允许德国参与欧洲防务项目。

随着俄罗斯挣脱CFE的一纸束缚,未来在理论上俄罗斯可以装备和部署更多的常规武器,与“核大棒”一起加强对于西方世界的威慑,而这样的压力可能迫使更多国家(如芬兰)加入扩充军备的行列,并倒逼俄罗斯将“政策上允许”变为“实际操作”。可想而知,如此恶性循环之下,欧洲上空的战争阴云将难以散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